上海书展 嘉兴拔节滋长
来源:嘉兴日报 | 时间:2019年08月23日

  对上海来讲,提倡的是红色文化、海派文化、江南文化,江南文化不就理所当然包括了江苏、浙江嘛!上海书展上,浙江元素也好嘉兴元素也好,它的不断增长是很自然的,但是这有一个前提,就是它本身的文化积累很深厚,比如说丰子恺、茅盾、木心,这些都是浙江现代的文化名人。”

  陈子善以今年“蠹鱼文丛”书札专辑里的新书为例,认为这套书在浙江占了一个重要位置,其中有的作者是浙江的,有的虽然不是浙江的,但书的内容是和浙江有关的,这是一个好的现象,是地方文化和通时文化的一个结合,试图产生一个新的文化,而上海书展正好提供了一个平台,让更多的读者去知道,也可以增加浙江人的文化自信。“嘉兴和上海很近,文化交流越来越频繁。嘉兴人到上海,他本人也上了一个台阶,对上海文化的丰富多样性也作出了新的贡献,这个是非常有意思的。就像夏春锦这位新浙江人,原来是福建人,这说明浙江也是对外开放的。”

  陈子善还为《朱生豪在上海》这本书点赞,“嘉兴能不能组织一些文化人来写一个系列——某某人在上海,这个真的是太丰富了,这就不是一本小书,而是一本大书了。这是文化战略,人才和素材都在那里,以后一套书出来,像样得不得了。嘉兴和上海是什么关系?就是这个关系——有那么密切的关系,文化的交流,文化的互相推动。”他本人就是一个范例。2017年上海书展,陈子善的著作《浙江籍》亮相;今年的上海书展,陈子善又有新作《说徐志摩》首发。

  在当天晚上的《木心考索》新书分享会上,陈子善特地补充了一个细节。“木心的名篇《上海赋》,在《上海文学》发表时的责任编辑是金宇澄。金宇澄以长篇小说《繁花》而获得茅盾文学奖,作为木心这篇文章的责任编辑,应该也从木心那里受到了启发,所以他后来写了《繁花》,我不相信没有一点关系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木心也可能启发了金宇澄。”

  同时出席《木心考索》新书分享会的文学评论家周立民说,读了木心的《上海赋》之后,非常震惊,他的格局和布局是非常大气的,但大气的东西往往会显得空洞,但是在木心的这篇文章中充满了对上海各种细节的刻画,就像一个人对自己心爱物品的一种轻轻抚摸。文章中那种毛茸茸的细节,还有对上海生活的记忆,当时读了是很震撼的。在上海书展期间,做这样一场活动是非常有必要也是应该的,从某种程度上讲,上海对木心是具有特殊意义的。木心的回归地一个是他的故乡,另一个毫无疑问就是上海,木心不管走到哪里都非常关注这个城市一点一滴的发展。

  周立民认为,上海肯定是一个文学圣地,因为中国的现代作家很多都和上海有关系,很多人都写过上海,所以对于研究现代文学的人来讲,上海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。

  上海书店出版社副编审解永健,自2002年以来策划出版了30多种嘉兴作者所著所编图书,谈起个中缘由,他说,上海与嘉兴地缘文化相近,嘉兴作者文化气息浓厚,做事认真严谨。他对与嘉兴作者合作兴趣浓厚。地域性有其局限性,嘉兴作家在创作中眼界可以更开阔些,突破嘉兴地域局限,增加些外来元素,但从另一角度,越是民族的,越是地域的,越具有文化共性,越具有国际性,如果能够做好这一点,提升文化含量,也会是不错的路子。“立足嘉兴,对接上海,通过上海的平台走向全国,这是一条路;把自己的文化挖掘得更深,这是另一条路。”

  (记者陈苏对本文亦有贡献)